Write for fun. 目前阴阳师手游 酒茨 荒天。小说 晴博。永远爱的是 星昴。
 
 

[东京巴比伦][X][星昴]东京恋歌 Part 1

abo醒目。。。。。

abo设定

我觉得我真没节操

以后暂时慢慢更这个。



战后,1999年。

这里一片废墟,这里百废待兴。

Part 1

昴流望向外面的樱树。

最远的天空阴沉沉的,狂风敲打着玻璃。他什么也没想。

过了一会,有人敲门。昴流拉开门,递给外面的人一条干松的毛巾。

封真一边擦头发一边走进来。

“最近天气真差,”他说,感谢的对昴流一笑,“最近总觉得奇怪,好象少了点什么一样。”

昴流没说话。他看着水珠从封真的下颌滴下来,却想到神威。

神威最后说,“我的愿望,是被你杀死。”

然后,封真的剑从神威没有反抗的胸膛穿过,因为雨的缘故,喷出的血浓淡相宜。

封真拉开冰箱,“哇,怎么还是只有速食面。”他虽然抱怨,仍然小心翼翼的拿出面,“饿死了。”

昴流依然沉默着。

封真似乎早已习惯,微微一笑,“说实在的,这个世界,对我而言,是如此 的陌生。”

昴流沉默着,这句话封真说了无数遍,而他不知道如何回答。

雨哗啦啦的倾泻着,在东京塔顶,神威和封真安静的注视着彼此。

封真笑了一下,似乎有点恶意,又有点有趣,还带着孩子的好奇。

“你知道你的愿望了?”他轻轻的说,“神威。”

“嗯。”

神威闭上眼睛,脸上不知是雨是泪。

“杀了我吧,封真。”

或许是最后一次,地龙的神威没和一往一样,纠正他错误的称呼。

神剑从少年单薄的身体穿透而过。神威最后的力量从伤口扩散,蔓延,这是他最后的,也是最初的结界。

封真吃完饭,主动收拾后,忽然想起了什么,“昴流,你有没有觉得最近身体有点奇怪?”

昴流抬起头,“……”

“最近我总觉得身体不太对劲——似乎——”封真没有继续说下去。他开始能闻到昴流身上的一种香味,很奇特的味道,想接触,却又恐惧。

他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——或许是他丢失的记忆。不知道与谁一起的记忆。在梦中总有一个影子,微微侧着身,他觉得他是笑着的,但那笑容触动着自己的心脏,就像浸在冰水里一样寒冷。

他曾想过会不会是皇昴流——这位奇怪的青年。在东京铁塔上,他见到这个青年站在他身前,满脸的雨水。而自己握着一把过分华丽的剑,剑刃上都是血迹。

然后,雨渐渐停了。面前的青年说,“神威……”

“嗯?你在叫谁?”他站起来,湿透的衣服沉甸甸的压在皮肤上,他觉得寒冷。

“我在这里做什么?对了,我是封真,桃生封真。”

“……我是,皇昴流。”

后来封真才知道,皇昴流曾经是皇家少主,后来不知道怎么得,变成了樱冢护,做起了与家族冲突的生意,离开了皇家。阴阳术隐匿于暗,毕竟还是神奇之事,封真却发现,他一点也不陌生。不仅如此,他现在越来越躁动,周围的空气中好象都有谁遗留下来的味道,不是面前的青年的,是他错过了的,再也寻不到的香气。

“最近工作怎么样?”

一如往常,他开始关心少年人的工作,天知道这么年轻的人,怎么会活的这样孤僻,似乎没有朋友,也从没见过他的微笑。

“和以前一样,”昴流回答,“是一个新型教会的布道者,与政治人物有联系……”他说了这些,就又陷入沉默里。这些背景,他又有什么了解的必要呢?

昴流低头看向自己消失了刻痕的手背——在家里,他终于不需要再带手套了。或许在外面,也不需要了。其实,这手套一直以来,都没有发挥过作用。在医院的病房里,星史郎将他困在幻境里,在彩虹大桥上,他杀了他。

“……在想什么?”封真打趣的问。

“……”昴流给他续上红茶,垂下眼睛,“……”

一个再也不会回来的人。

“你真没觉得……身体有点奇怪?”封真见他不语,又重复了提过的话题。“嗯……对了,昴流,你的身上……有种香味……呃……”

昴流看向他,眼睛清冷而温和,带着疑惑。

“不光是你,我在其他的人身上也闻到过类似的香味,但你这个更浓一些。”

封真露出严肃的表情,昴流略微思考了一下。

“确实……你的身上,似乎也有一种奇特的味道。”昴流慢慢开口,“最近几次,越来越浓。”

“……我也有同样的感觉,看来,我们自己闻不到自己身上的味道,却能闻到特定的人周身的香味,而且,还因人不同,而甜度相异。”

“难道……是末日之战遗留下来的么……”

“末日之战?”封真的心就像是被一双手捧住,“我在最近新出的书籍中看过,听说是命运选择的十四个人,分为七天龙,七地龙,也被称为七封印,七御史——他们为了地球最后的命运而决战。”

“最后,听说是天龙赢了,所以地球依然存在,人类才能依然存活。”

“……”昴流看着面前这个曾是地龙的神威的男人,用一种好奇的,属于他这个年龄的大男孩的表情诉说着他实际参与的事情,一时有点恍惚。这时候,窗外的雨停了,屋子里却更闷了,而封真身上若有若无的香味似乎也浓了些。

“我听小道消息说,樱冢护,暗中守护着日本的樱冢护,是地龙,七御史之一?”

昴流看向封真,鼻间都是奇特的香气,恍惚之间,似乎再次看到了星史郎。

“……星史郎……?”他的心煎熬着,因为他知道,星史郎已经任性的死了,只他一个人在这世间,而他,还有星史郎的眼睛。

他才是樱冢护。樱冢护只有一人。

“嗯?”封真看着恍惚的昴流,露出担心的表情,“昴流,你怎么了?”

他将手背放在昴流额头上,似乎微微有点发热。

“你该不会是工作的时候又没带伞,被雨淋了吧?似乎有点发烧。”

“……”好象又看到了那个男人。地龙的神威已经不在了,封真怎么还会拥有‘神威’的力量?

“哎……”封真过了一会,将湿了的毛巾放在昴流额头上,“我常听到你无意识间说这个名字,他是谁?”

而昴流已经沉沉的睡过去了,陷入樱花的梦境里。

那个独眼的男人,倚在樱树下,对他毫无愧疚的微笑。

封真叹了一口气,心不在焉的转动着手中的笔。

图书馆中人不多,但却有股气味,最近,他对气味的敏感度和渴望度都在上升,而且最尴尬的是,伴随着这种香气,他开始出现生理上的反应,想与人结合,想将自己的热楔——

他开始更频繁的梦到那个看不见面容的少年,依稀是侧着身,对着他微笑的模样。在那一刻,他的心脏发出隆隆的轰鸣。

可当他走近,少年却越走越远。

封真慢慢翻开桌上的书,疲劳的叹了一口气。

这个世界于他而言,一片陌生。除了皇昴流。只是皇昴流,也不过是因为他睁开眼,在雨里,一脸哀戚的站在他面前。那种哀戚的表情是如此微妙的,就像是一个人,燃尽身体里最后一簇火花——或许不是火花,只是火星而已。

那时候他只觉得,彼此,都是有过去的人。

樱冢星史郎——这个名字,或许就是昴流的过去。

封真想。

樱冢护,对普通人来讲,有点像是都市传说的存在。而他现在认识一个姓氏为皇的,认识姓氏为樱冢的,樱冢护。他猜测皇昴流应该是继承了暗之一面,但继承仪式是怎么回事呢?

他放弃了手中的书——又是相似的都市传说,没有一点用。到底有没有考据一点的书啊。封真从书架上抽书的时候,发现一本有点微尘的小册子。隐藏着,最适合收敛着秘密。他看了看作者的名字——桥本1。

封真翻开它,首页写着——

为了拯救我的人。

开始,只是一个女孩——起码是以女孩的口吻,在诉说一个无比悲伤的故事。当我变的足够强了,我想把手帕还给你,可是,你已经像燃灭的灰烬。在这个充满灾难的东京,我的心里盛满了悲哀。听说你的姐姐离开了,或许因为那个让我认识你的结社,我慢慢接触了周围阴阳术类的人,里面有些关于你的流言。我不愿意简单的相信,于是我开始了调查。

封真越读越慢,脸上的表情开始严肃起来。

昴流又接到了新的任务。他想,如果我死了,就不用再过这样的生活了。然而,他看着镜子里的脸,异色的双眸,想到北都,想到星史郎。

他静静的看了很久。

这次的任务是暗杀一个老年人——哦,一个政客。他已经退下了政坛,却依然在用自己的力量控制着政治。这样的一个旧时代的印记,被委托以樱冢护。

这个老年人也曾经是樱冢护的委托人,那时候,算算时间,应该还是星史郎接的任务。

老年人的名字是河内下弘。

昴流记得每一个暗者对象的名字。

河内下弘因为曾是委托人的缘故,多少知道一些樱冢护之事。而如今最终之战之后,重新开始活跃的事情中,当然包括政治,包括权力的争夺。他也应该自己的行为必然招致祸患,自己雇佣了阴阳师——他选择了为表的皇家,但可惜,皇家人丁凋零,皇昴流的奶奶身体抱恙。

后来,听说他有雇佣了一个年轻而有才华的阴阳师。

这些资料记录在任务信息中,昴流读了一遍,便放在一旁。他到了河内下弘的宅邸外,意外的发现一棵樱树。他慢慢走近,似乎感觉到一种熟悉的感觉。

淡粉色的花瓣。

淡粉色的——

“好美的樱花啊。”

熟悉的一句话,开始却不再是自己。

昴流侧过身,看到一个少年。少年很年轻,约16、7岁,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。

“……”昴流安静的注视着他,闻到他身上的香味,比封真身上的味道还浓,比他遇到的任何人,都带着更加浓烈而致命的香味。

“你知道,樱花的花瓣为什么是红色的吗?”少年一步一步走近,香味越来越浓烈,就像是他的身上一朵朵开了花,“那是因为,树下埋了尸体。”

“很高兴见到您,皇昴流。”他微笑着,“我是樱冢 三郎。”

“樱冢……三郎?”

“您可能不知道我——”少年保持着他的微笑,那种无害的,令人心生好感的,却又带着距离的微笑,“不,应该是您一定不知道我。但您的名字和您的故事,一直在流传着。”

他看进昴流异色的双瞳,“皇家的第十三代家主,真是如传说一样啊,但却出乎我意料的美丽。”

“……你是……?”他认识星史郎的时候,北都和奶奶都提到过樱冢护的事情,那时候,他告诉自己,姓樱冢的很多,温柔的星史郎怎么会和暗杀有关。

所以眼前这个无害的少年,也很可能拥有强大的力量。

但上一代的所有有关人员,应该已经被星史郎……?

“啊,”少年不好意思的搔搔头,完全是一个年轻人腼腆的模样,很容易卸下旁人的戒心,“您一定想我为什么会活着。其实,我是分家的孩子,上面本来有两个兄弟,都被上一代家主杀死了,我也应该被杀死——谁知道呢。”他露出温柔的微笑,“我半死不活,可能是因为我的母亲为我找的替身——你知道的,总之,我活了下来,隐藏起来。哪怕活的像阴沟里的老鼠。直到末日来临的时候,当我的束缚突然解开,我知道,那个男人死了。”

“后来,我知道,就是在那个晚上,您杀了他。然而,很快您就继承了樱的力量,我又开始虚弱——不过最近,因为这最后的天龙的结界,我开始变得更加强壮,对气味也更加敏感。”

昴流从他的脸上,除了温柔的,真诚的微笑,看不到任何其他的情绪。就像星史郎,或许是暗杀家族的培养方法,只要愿意,他永远无法看出他们的情绪。就像在彩虹大桥,他没有想到,星史郎会说那样的话语。

他一直不知道,他其实爱他。

他一直以为,他不屑于杀他。

“所以,现在,你不在隐藏了,又是为什么?”

昴流沉默片刻,垂下眼睛,从少年的角度,能看见青年长而浓密的睫毛,像两把小扇子。

樱冢三郎依然在笑,“我一直在想,这一代的樱冢护结构非常简单,就像上一代一样——没有分家,没有后代——若要继承樱的力量,只要杀死一个人便好了。但见到你……”他的眼睛在黄昏中熠熠发光,“昴流,你身上真的非常香。”

话音刚落,他已经动手了。

倒立的五芒星,熟悉的樱的手法。

早有准备的昴流轻松闪过攻击,很快在樱冢三郎的面前消失。少年的眼里只有樱花的幻境。

“啊,是幻境啊,昴流。”他嗅着周围的味道,“但你太香了,我——”

少年的力量出乎意料的强大,又或许是因为少年身上的香味,昴流觉得他似乎在慢慢变得虚弱。

“破!”

幻境被打碎了,法术逆回,昴流的胳膊上被割了一道口子。

香味更浓了,那种难已言说的美妙香味——少年已经无法维持面上的微笑,他更像是一个找到命定伴侣的野兽。樱冢三郎觉得有力量在觉醒,他开始浑身发热,每个细胞都诉说着渴望。

他的理智在让他杀戮,他的本能却只有怜惜和保护。

少年在心里自嘲,难道他也喜欢上了这个人?哈,因为身体的反应和气味?所以,他的命运也是被他杀死?像那个曾经只能仰望的男人一样?

他早知道他的阴阳术不如樱冢当家,他知道昴流会被这种气味影响,却不知道自己也一样——

他一步步走过去,昴流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只觉得浑身发软,而当少年站在他面前自己划破胳膊,那一滴滴的血让他浑身又软又热——

昴流发出自己也没察觉的甜蜜而痛苦的呻吟,他倚着樱树,已经无法坐起来,他觉得下身变得湿润,他开始出更多的汗,这一切体液都让他散发着更加浓郁的香味。

少年开始无法压抑粗重的呼吸,本能终于占了上风——

“我本来应该杀了你,我……”少年毫无怜惜的用右手拎起软绵绵的昴流,“但我现在,只想咬你的脖子——”

他慢慢的用另一只手抚摸过青年的后颈——皮肤很滑,很洁白,现在沾满了香腻的汗——他难以克制的嫉妒,樱冢星史郎也摸过这里吗?那个自己这一代,家主竞争的胜利者——那个男人——他克制不住的捏住青年的脖子——皇昴流已经半闭着双眼,露出痛苦的神色,异色的双眸像哭了一样湿润。

樱冢三郎心里抖了一下,就像是有电通过,他摩挲着青年的后颈,难以克制的低下头——

“啊!”樱冢三郎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什么袭击了——夕阳的余辉在樱树上留下了影子——是一只鹰似的鸟。

“原来,是他留给你的式神啊。”少年露出完全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残忍的微笑,放开手里的青年,捏住了空气中的式神。“呵,真是可笑。”

昴流感觉自己沉在情色的梦里。

他梦到了星史郎。以身体纠缠的方式。

他梦见他与他相拥,感觉到他热情的喘息。

自己浑身流汗,他的手掌抚摸着他,他努力去抚摸星史郎的脸庞,还有那只为他瞎掉的眼睛。

“星史郎……”

“嘘,”星史郎把食指轻轻放在他的唇上,吻着他纤细的脖颈。

昴流的泪流下来,空气中布满了奇妙的味道,星史郎的温柔带有一点急切,他们紧紧相贴。

然后,星史郎停了下来。

昴流睁开眼睛看他,星史郎轻轻吻着他的额头。

“没事了……你需要休息。”

昴流不知所以,在他的手掌下,慢慢闭上眼睛。

……不对!

皇昴流猛然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被一个人抱着——

“封真?”

“你终于醒了,”封真似乎松了口气,顺着他的目光,昴流才看见了对面的少年。那个叫樱冢三郎的少年,此时他的身体上布满了伤口,那些血却对他不再有致命的迷幻味道。他还能闻到一种香味,属于封真的。

“情势所迫,我暂时标记了你。”

“标记……?这是……?”昴流站起来,想起刚才的迷幻梦境和自己身体的异常,而且——他看向封真,一样的面孔,不一样的神情。

“……星……不对!你是……神威?”

“嗯。”封真点了点头,“恢复了记忆的我,只能是神威。否则,封真会崩溃的。”

“你们还要聊多久?”樱冢三郎忽然开口,刚才当那个男人咬住皇昴流的后颈,他体会到从未有过的嫉妒和痛苦。

“真荣幸,也真意外,能有幸见到‘神威’。”

他的力量暂时无法战胜神威——毕竟,他们都是Alpha.

“感谢你的恭维,”封真——地龙的‘神威’张开五指,力量旋转成气流,正当这时候,昴流的电话响了,他接了手机,“嗯……?不,还没有……嗯……?……好的。”

“怎么回事……”昴流放下电话,这是第一次被收回的委托。“不需要再暗杀河内下弘了。”他平静的说。

对面的少年对这个消息毫不惊讶,似乎要料到此事。他在两人面前用自己的式神传递了消息,很快,宅邸的门开了,一个头发略微花白的老人走了出来。

他就是河内下弘。

“欢迎樱冢护,还有,‘神威’来到弊宅。”老人说,“天龙的‘神威’守护了地球,只可惜,这种力量和这种结界,引发了无可估量的后果。而我研究的这些资料,足以使我记入史书,如同七天龙和七地龙一般。”他浑浊的眼睛中闪烁着光泽,“愿意进来听我说说,我的发现吗?”


09 Oct 2015
 
评论(3)
 
热度(46)
© thermal009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