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rite for fun. 目前阴阳师手游 酒茨 荒天。小说 晴博。永远爱的是 星昴。
 
 

[有金]我的库因克 20

因为做了整理,前面有些章节合并了,所以这就是第20章,很快就写完了,结束会给大家pdf和ebook的下载。

坑了这么久都成坟了,就不说什么了。。。我会写完的。

20 宴飨日

‘研’还陷在狂犬的颅骨里,感觉尴尬。

——他可不想与昔日的同伴再次战斗了。

有马冷静的眼光扫过美食家,雏实和董香——他们今天都戴着执行任务的面具。

教堂一片寂静,阳光从破碎的窗子和大敞的门口扑进来,照出斜斜的影子。有马的影子融在玛利亚的,黑压压的阴影里。

他的五官残留着杀意,显得冰冷无情。金木慢慢从颅骨中钻出来,万分为难。

“嘀嘀——”

手机铃声解救了一切。董香取出手机,慢慢按下免提键。王的声音通过话筒,有点失真。

“怎么样?”王问,口气很随意,“结束了吗?”

“……结束了。”董香说,“狂犬失败了。”

“……他死了?”说话的是巴比伦。

“嗯。”

“……啊,果然。”紧跟着的,像是一声叹息。

那边挂了电话。

Q基地里,巴比伦举起蜡烛,滚烫的烛泪滴在塔罗牌上。愚人的脸孔被层层覆盖住,很快就看不清楚了。接着,她把塔罗牌平放在掌心,慢慢地用蜡烛点燃牌的边缘,火焰很快烧到手掌心的嫩肉。

掌心狰狞,只剩一团和着血的黏糊。

泪水猛的涌出来,巴比伦咬着唇,没有哭出声。

王掀开了自己的牌。

命运之轮。正位。

——无论如何,上帝总有自己的旨意。

宴飨日到来前,有马多次检查‘祭品’在地下监牢的状态。最初汽笛还与他同去,后来便按区分管。狂犬死了后,有马自然而然地接替了他的位置,竟也是‘凶名’远播。

除此之外,一切显得平静,防范措施没用武之地。无论是青铜树还是CCG,都没来寻衅滋事。然而,这一切就像在等待将要来临的暴风雨。

汽笛显得疲惫而憔悴,身上常常笼罩着一股哀伤的意味,对殉道者的规则更是憎恨。虽然他与狂犬关系并不融洽,意见常有分歧,甚至血腥相斗,如今,回忆里却多剩下当初患难与共的时光。

至于巨蟹——有马注意到他,是因为这个喰种身上明晃晃的敌意,却又阴森森的,好象藏在阴影里注视着你,带着挤满目光的钉子。

美食家笑的若有所思,实际巨蟹与狂犬关系十分要好——

“恐怕是因为狂犬的死恨上你了呢,搜查官先生。”

有一天,月山舔着嘴唇,不像告诫的说。

有马并无恐惧,亦无多余想法。被憎恨,被杀戮,或者是去憎恨,去杀戮,他已司空见惯,足以不动声色。惟有金木对故人的想念,他却不能假装的漠视。

时间过的很快,明天就是新一次的宴飨日——或者说,屠宰日。按照规定,今天只需注射最后一次减缓型的细胞抑制剂。有马调换了药剂,一切似乎均进展顺利。

最后一天的清晨,太阳放射出万丈光芒,每个基地都得到了最新的消息。

一张手绘的地图的副本,终点是一处高山。王给它命名为翡翠山,现在这时节还荒芜的很。但在春天,山开始活过来的时候,会有情侣在山顶的桥上系同心锁,心意相融,誓愿彼此忠诚。现在,天却热的像一个大烤箱,无数致人疾病的毒虫在山里肆虐,哪怕高大的树木奉献出成片的阴凉,亦人迹罕至。

祭典将在傍晚开始。

白天,殉道者成员的任务就是将被俘的‘祭品’装进很大的铁笼子,锁上,不辞辛苦的运送到目的地。没有喰种在半路上偷吃,对他们来讲,玩弄猎物要比普通的进食更有趣。此时在饥饿,彼时在欢愉。当然,也会有忍不住的,在带队者恶意的纵容下,吃上那么一条胳膊一条腿,然后,再被带队者用赫子贯穿——游戏前的热身。

有马和汽笛,还有一些带面具的殉道者成员一同运送祭品。

他和亚门、永近接触时,彼此交换了一下目光。

走向翡翠山谷的路就是被噩梦缠绕的路,毒虫,毒草,烈日,再加上足够高的山顶,一切都在赤裸的招示着此处的险恶。枯燥而厌倦。

有马与汽笛在路途中没有怎么交谈,汽笛依旧因为即将开始的宴会而闷闷不乐,有马则在思考着晚上的行动。

走着走着,天凉下来了,一片云遮了太阳,很快又慢慢悠悠的离开了,阳光又开始毒辣的烘烤着皮肤。他们这队行进的不快,按着手绘的地图到了山顶的目的地时,已近薄暮。途中他们经过了传说出的情人桥,上面挂着不少同心锁,很多已经锈迹斑斑。

有马抬起头,看见在树的影子下,站着王与巴比伦。牛奶还在搬运绞刑架的路上。

王微笑着欢迎他们。


27 Sep 2015
 
评论(3)
 
热度(41)
© thermal009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