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rite for fun. 目前阴阳师手游 酒茨 荒天。小说 晴博。永远爱的是 星昴。
 
 

[有金]我的库因克 22

22

我的库因克实践摩斯电码

「Q0基地」

有马决定搜集更多新手训练基地的资料,为下一次可能的新人狩猎作准备。他从MM氏别墅出发的很早,确切的说,一晚上,他几乎没有真正入睡。闭上眼的时候,就会想起那日讨伐‘枭’时,在潮湿阴暗的下水道,少年沾满鲜血的双眼和不顾一切出击的赫子。再睁开眼,看到自己掌心没有一丝声响的‘研’,时间才又重新开始流淌起来。

有马到达Q0的时候,天才刚亮不久。他走过回环的隧道,在门上敲击了11次。他并不知道11次的意义,也无从猜测,只好适时套出答案。

敲过门后,他推门进去。

正如所料,可能昨天训练太累,还有零星的喰种留下来休息。部分显得疲倦,部分却更加兴奋嗜杀。

令有马略微意外的是,汽笛竟然还在。有马进来后,他亲切的打招呼,脸上露出一个自然的笑意。声音仍然难听刺耳。

“来了啊,未来之星。”他很自然的说,略微有点调侃的意味,语气却很认真。汽笛伸出皮包骨的手拍了拍有马的肩膀,像一个对后辈亲切的长辈。

有马点了点头,接近的时候闻到汽笛身上的汗味——想来运动过量,并未来的及洗浴。汽笛观察力不错,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,“是不是很难闻?”他闻了闻自己,“没办法,每次训练后,都有些新手过于兴奋,想要大开杀戒——我不太喜欢他们在这里杀来杀去,所以差不多都要待到中午才走。”

汽笛稍微往远退了退,有马摇头,沉声道,“没关系。”他心里感到意外,在殉道者中,还没有见过不喜欢过分杀戮的喰种。

“有点意外?”汽笛观察着有马,虽然有面具的遮掩,他难以看到眼前新手的表情。这也是他不喜欢戴面具的原因。他曾经与巴比伦探讨过这个问题,在他已经唾液喷溅了将近一个小时,巴比伦终于回应了,“好吧,你若决定不戴面具,就随意吧。但我可不想在进行杀人游戏时露出脸来。”

汽笛继续对有马说,“说实在的,我并不是很喜欢这里,但是我和‘王’他们,都是一起长大的。在一起早成了习惯。我觉得你也不太像喜欢杀来杀去的样子,毕竟狩猎你的喰种还都活着。你又挺厉害——不错,这点倒是像我。”汽笛的脸上露出一种找到同类的欣慰表情。

有马认真的倾听,自然而然随着汽笛走向角落,提出自己的问题,“有一件事……为什么敲门要敲11次?”

汽笛顿了一下,挠挠头,“这我也不太清楚,平时没怎么关心……‘王’决定的,好像是塔罗牌相关……唉,一起长大中,就数王和巴比伦最好学,不是摆弄《圣经》就是塔罗牌,现在又一起研究西语……”他忽然想起什么,“对了,‘王’发简讯说要找你,让你认识一下狂犬——看来王挺看重你。这样,你选择要留在哪个基地了吗?”

有马冷静而耐心的摇了摇头,并未被汽笛跳跃性的思维扰乱,而是认真梳理得到的信息——过早被注意,既有优势,也有劣势。

“你挺合我缘分的,”汽笛继续说,“虽然,一般厉害的新手都会到狂犬那去——就是上次缺席那个。他主要负责清道夫的工作,在他那里会有更多的共喰机会。不过,你怎么样,要不要考虑留在Q2?我的基地也不错,为了丰富它,我让牛奶帮我弄了不少格斗器械,平时可以一起切磋一下。”

……兔子和美食家在Q3,不适合与他们同一基地……巴比伦的Q1基地的话,已经接触过,这个喰种非常沉默,不容易得到消息……狂犬的Q4基地的话,是否会更容易进入核心……

忽然,吉他箱里传来轻轻的敲击声,很轻,有马仔细的听了片刻,改了主意,点头对汽笛回应,“听上去不错。”

汽笛露出高兴的表情,“看你刚才犹豫,我还以为要求太过分了,毕竟,大家都知道狂犬那里好出头。这样,等过了中午,你和我一起去Q2,我这就给王和狂犬发简讯。”

有马注视着汽笛的背影,毫无防备的将后背暴露给他。

刚才‘研’告诉他:狂犬危险。

然而如今推脱不见狂犬的话,反而更增嫌疑。如今也只能暗暗蛰伏,静观其变。与汽笛一个基地,似乎也不错。这个喰种非常多话,能探听到更多消息。

“我到那里去看看。”有马说,指着绞刑架。

“嗯。”汽笛随意应了一声,他正在发简讯。

有马走到绞刑架下,环视了一周,确定安全后,开始用电码与‘研’交流。他尽量选择简单的表达自己的意思。

“狂犬、问题?”

“嗅觉。‘花’。‘桃心’。”

有马想了想,明白了,最后敲击安慰‘研’。

“别担心。”

狂犬来的快的出乎意料,就像一头猎食的野兽一样焦急。在急促的11次敲门声响后,门被一把推开。

这时还没到中午,自然也不用等到Q2基地了。

狂犬看上去三十岁上下,他的面具只覆盖了眼睛和上半片脸,露出削尖的下巴。张开嘴时,能看到尖利雪白的牙齿,参差错落,倒贴合他的名字。

“好久不见~”他向汽笛看出,上下打量了一番,“果然,你还保留着在Q0呆到中午这种习惯哎~”狂犬说话时,尾音故意拉长,听上去不怀好意。

汽笛仍然一本正经的说,“早晨好。”

狂犬预料到似的怪笑,然后走上前,两个喰种似乎友好的拥抱了片刻。

此时,有马对上狂犬的目光:

如此平静,却像是内心狂躁的生物,为了掩饰本能的伪装。

他能够嗅到其下隐藏的血腥味。

吉他箱里的‘研’碰了碰箱子,轻轻的,像是担忧。


12 Nov 2014
 
评论(7)
 
热度(45)
© thermal009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