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rite for fun. 目前阴阳师手游 酒茨 荒天。小说 晴博。永远爱的是 星昴。
 
 

[有金]我的库因克 20(修)

我的库因克 20

我的库因克……

「数小时前,MM氏别墅外」

有马一个人沿着花园小路向前走,边走边打量周围环境。

这里很僻静,远处的海水拍打礁石,是这一切静寂中的惟一声响。‘美食家’的别墅建立在悬崖边上。走过花园,就是一片树林。向前一望,大多数是四季常青的乔木。

美食家、兔子和雏实,他们的确与金木联系紧密,却勿庸置疑与自己为敌。

如此的话,他应该怎么做才好?

有马想到‘研’,不由停下,沉默的看着面前的粗糙的树干。而他的目光,却像穿透了一切一样,望向遥远的地方。

沉默并没有占据更多的宝贵时刻,树叶沙沙作响,踏在泥土地里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直到可以清楚的听清楚来者的对话。有马早已隐藏在树后。

相谈的是两个喰种,其中一个——是四方莲示。

“我就不过去了。”四方说。“再回去看看,还能不能得到什么消息。”

“……小心点。”另一个喰种严肃而郑重的说。

等到脚步声远去,有马贵将走出隐身的树影。明亮的月亮悬挂在天空,星子孤独的守望着大地。他感觉到肩膀和脊背的空虚——没有‘研’的陪伴——而且,他感觉饥饿。别墅里除了咖啡,恐怕不会再有令他愉悦的食物。

——去买点速食便当吧。

「现在,房间内」

“在嘉年华里,我已经教给了你敲击的方法,”有马说,同时在‘研’上轻轻敲击,“现在,再温习一下‘点’和‘划’不同的敲击频率。*”

被手指碰触的感觉很奇怪,像是从接触的那一点着了火。金木敏感的想回避,却不能不端正态度——有马继续以不同的频率敲击着‘点’和‘划’,现在虽然难以明确具体含义,但‘研’敏感的感受到了不同之处。特别是当有马以‘点’的频率敲击,频繁的多次刺激让赫子红色加深。

等了一会,还不见有马停止,‘研’一僵,接着决定避开。他想表达他已经深刻体会到不同的敲击方式了。‘研’动了动赫子的分支,向四处转动,觉得茫然又为难。他很想卷起一支笔——没找到。

“已经了解了?”所幸,有马理解了不能宣之于口的含义。

‘研’连忙表示赞同,一点一点的点着赫子。

有马沉默片刻,若有所思的说,“很不错,”他赞扬道,忍不住用手碰了碰‘研’,“要记住这些不同的,长短间隔的感觉,这样才能更好的辨别含义。”

有马从衣服里取出一支钢笔,又拿出一张纸。

“那么,下一阶段就是理论部分了。”他用笔在纸上流畅的书写假名,并解释道,“每一个假名都可以用不同的电码来表示。接下来,我所写的电码不是国际通用,仅是在CCG内部使用。”

‘研’摆动赫子作为回应。

很快,71个假名被有马分门别类,并用‘点’、‘划’标注。看上去清楚有序,一目了然。

他体贴的举起来给金木看。

——这么多……

金木垂下赫子。他觉得自己要是还有人形,表情一定僵掉了。

“不用着急,”有马看出他的沮丧,体贴的说,温柔的安慰他。虽然结果并不理想:鳞赫更加僵硬了。

‘研’还不能习惯手指突如其来的触摸,温热、轻柔,却恰巧触碰在最敏感的地方——天知道怎样免疫这种碰触。

“也不用生硬的记忆,只要我们在一起的时候,常常练习就可以了。”有马见赫子仍是垂头丧气的模样,温柔的说,“这就像是学习一门新的语言,不能着急,但经常实践练习,就会自然而然的运用。”

有马的手掌还贴在鳞赫上,安慰的轻抚。‘研’缓过劲来,在学习中,他向来摆正心态。金木动了动赫子,看起来就像主动撒娇。

“那么,现在就开始吧。”有马说,“我与你一样,不再开口说话,相反,用电码和你交流。”

接下的时光,对于作为库因克‘研’的金木,真是一场难忘的奇妙‘惊险之旅’。

果然,电码并不像理论上那么简单,虽然早有准备,金木还是无法避免,常常弄错假名和汉字的敲击频率。有马一直耐心的开口指正,并在鳞赫上敲击一些常用语作为示范。‘研’再复制敲击,体会学习。

对金木来讲,惟一的欣慰就是能灵活扭动鳞赫,在有马敲击的时候,努力避开敏感带。只是过了一会儿,有马又会碰到新的敏感处——作为鳞赫的金木感到尴尬——就像微弱的电流贯穿神经,他忍不住因快感微微发抖。

如果能出声,一定是无法忍耐的喘息和呻吟。

还好,我现在只是一个不能说话的库因克。

他因为这个事实,忽然有点庆幸。

有马贵将很快察觉到‘研’的变化,心底觉得好笑,竟更起了心思,直到‘研’又颤又抖,有点生气的意味,再不掩饰的躲避手指,浑身红的都要冒出热气。

有马的心底忽然起了怜悯,他再一次意识到,这不过是个少年,本该没有忧愁的年纪,也该会发脾气,会玩闹——而不是像一朵早早枯萎的,意外美丽的鲜花。

这一刻,一种难言的情感化为囚禁的黑塔,猛的压下来。

有马慢慢停下动作。

当‘研’因为不安凑过来,摩擦男人掌心的时候,有马一言难发,心底却体会着从未经过的情感,滔天海浪一样把他淹没。

有马收敛了表情,开始有意避让敏感之处,继续教习金木电码。

到后来,时钟敲响了午夜,‘研’很困了,有一下没一下的在男人的掌心敲击,乱了章法,就像厌食的小鸡在啄米。

“睡吧。”

有马没有责备,他停止敲击电码,用手指轻柔节制的安抚‘研’。

金木想用刚学会的电码表达什么,然而,他被甘美的黑暗迅速俘获,一端还停留在温热的掌心中,便沉沉陷入了黑甜乡。

有马静坐片刻,除了手指无意识的安抚,整个人如同一尊泥塑。过了很久,他才起身把灯关掉。房间里的窗子很大,没有窗帘,澄明的月光照进来,睡着了的‘研’悄无声息,海浪的声响却更大了,奏起喧嚣的乐章。有马贵将的目光终于从鳞赫上移开,静静的凝视着虚空中的一点。

一切看似如旧,除了那颗早种在心底的种子,悄然发芽。**

*关于电码的描写皆是在参考下的自我杜撰。

*谢谢PARADOX姑娘对写文的启示: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写情感变化就卡,修改一下,现在还觉得很不顺:(改不下去了,说不定哪天再改改。


04 Nov 2014
 
评论(15)
 
热度(82)
© thermal009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