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rite for fun. 目前阴阳师手游 酒茨 荒天。小说 晴博。永远爱的是 星昴。
 
 

[有金]我的库因克 14

14 我的库因克又没有戏分:(

巴比伦领着他们,从另一个出口回到地面时,远方的天空微微泛白,再过一会儿就到黎明了。

冰冷而潮湿的寒气折磨着他们,雏实发着抖,董香将她搂在怀里,雏实闻到姐姐怀里呛人的血腥味。

他们才走了几步,不远处的一位喰种迎上来。他没有戴面具,手中拿着望远镜,整个身体瘦骨嶙峋,皮肤干瘪。当他伸出手时,能清楚辨识手骨的轮廓。他说话时,刺耳的就像锯木厂在锯木头。

“你们总算出来了。我蹲的腿都麻了。”他在抱怨,却没有抱怨的语气。“走吧,CCG已经进去了。话说,里面还剩下几个青铜树的?”

“我吃了2个。‘虎杀’吃了1个,不知道确切数字,以我的耳力,还剩下不止一个喰种。他们的脚步很特别,应该是故意的,为了防止被听出来。我觉得这么谨慎,显然是知道些什么,可能不是青铜树。”

“不是青铜树?……也不可能是CCG,我亲眼见他们进去,应该在你后面。”

“究竟……”巴比伦陷入沉思。

“对了,这就是这次的新手?”他看向有马贵将,露出欣赏的神色,鼓励道,“我是‘汽笛’,你真不错哈,当时,兔子和美食家,还带着他们的小尾巴,说要去和你较量——这在历界考验中都没有过,三个优秀的喰种,打一个新手的主意——没想到老大竟然同意了,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。”

“我可没想到还能见到你。”他伸出没拿望远镜的那只手,重重拍了拍有马的肩膀,“你不错,有前途!”

有马礼貌的点了点头,没说话。

“你倒像巴比伦,怪不得她替‘桃心’和‘花’作你的引导着——真够沉闷的。”

“——说到‘桃心’和‘花’,他们怎么样了?”巴比伦完全忽略‘汽笛’对她的评价,只拣主要的问。

“啊,死了吧,谁知道呢。”‘汽笛’说,眼睛看向远方,“还没找到,估计是不行了,我看你可以在资料中把他们删掉了。”

太阳升起来了,照亮‘汽笛’的头发,像火烈鸟羽毛一样泛光。

他回头看向有马贵将。

“对了,这次除了你,还有几个满厉害的新手——虽然不如你,都只对付一个自愿狩猎的喰种,但把我们的老朋友都干掉了。”

他们到达N0时,继续拐了好几个弯,直到到达终点。

原本干净的木头门上布满了血迹,清新的木头香味被腥气污浊。

‘汽笛’习以为然的敲门,惯例的11下,他推开门,先侧身让巴比伦进去,然后是有马,兔子和雏实,美食家。他最后进去,回身关门。

有马环视一周,发现这里改变不少。顶上的节能灯多了十盏,照的空间恍若白昼。原先是空的角落摆好了两座落地镜,镜片光滑,显得空间更宽广,好象翻了一倍。视野的中心是一个新运来的绞型架,非常高大,用不锈钢制成,最上端连接着一个镂空的金属笼子。笼子进行了雕花工艺,‘王’仍然穿着那身燕尾服,此时正在观察上面的花纹。屋子里零星散布着几位喰种,手上嘴上还有血迹,应该是存活下来的猎手和猎物,新手或是老朋友。

“老大,这次这个新手够厉害,三个猎手都没能把他吃掉。”汽笛说,他声音不大,但是刺耳。

‘王’转过身,他拿下狐狸面具,露出一张西方的面孔,五官轮廓很深。

“Buenos dias*.”他问侯道,”正式见面了,在场的诸位。”他正式介绍道,“我是‘殉道者’的王,这里将用为新的Q0基地,已经进行了主要的布置,如果谁有什么要求,就和‘牛奶’说,我们会尽量满足。这里的规矩很简单,基本原则是,强大的喰种,才有话语权。而剩下的规则,”他顿了顿,看向巴比伦。“你来告诉他们吧,巴比伦。”

巴比伦点头,她的发色像叶子一样清新纯真,然而她话语的内容,却沾满泥泞,长满荆棘。

“首先,是狩猎规则。在这里的每一位,都是猎手。只要再有新手加入,他们就是你的猎物。当然,实际上,你们也在被猎物狩猎。这一点,在场的诸位应该深有体会。”

*西语,早安。


18 Oct 2014
 
评论(5)
 
热度(36)
© thermal009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