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rite for fun. 目前阴阳师手游 酒茨 荒天。小说 晴博。永远爱的是 星昴。
 
 

[有金]我的库因克 13

13 我的库因克左右为难 2

当兔子和美食家携着赫子冲过来的时候,有马手中的库因克也发生了变化。‘研’并未多加改造,最本质的保留了金木赫子的特征。

因此,它的名字是‘研’。也因此,倒影燃烧在昔日同伴的眼底。

‘研‘本来分支状的鳞赫合在一起,化为蜈蚣的形状,粗壮而有力。没有喰种看清楚有马贵将是如何躲避的,当董香和月山的赫子因击空而触碰到彼此,他们第一次切身体会到死神的压迫。只是这种恐惧使他们更加无畏,就像当初金木研一般,有所追逐,只会前进。

昔日熟悉的味道敏感的刺激着鼻腔,蜈蚣在他们身侧飞舞,透过面具,董香接触到死神的眼睛,如此平静,沉默,她却觉得有一股凉气,直直钻进心底。

她被库因克抽得后退了,纵使雏实的尾赫替她挡在前面,结果只是与她一同踉跄向后,直到脊背贴到下水道壁,阴冷的悲凉。董香尝到嘴里的血味,她挣扎着挡在雏实前面。

月山倒在有马贵将的脚旁,距他们两三步之遥。有马贵将的库因克插在肩膀,月山闻到记忆里的味道,他只呆呆的看着它,心脏反常一样的加速跳动——即使早有准备,一切铺陈在眼前之时,仍是如此残酷,他觉得他就像是躺在棺材里,咫尺之间有心中所念。若他的世界只有眼前这一个小角落,不要再大了,以免看见拿着库因克的死神。有那么一瞬间,他什么都想不起来。

失败比想象中迅速。

经过‘殉道者’数次战役,他们都有刻意的练习,但终于更多是单独作战,在配合上有所欠缺。对于面前的死神搜查官,一点疏忽,将至死境。

然而,他们盯着‘研’,没有动作,也没有逃离。

有马没再采取攻击。‘研’忽然受惊了一般‘噗’一声从血肉中脱离,就像惊了的兔子,一下子跳起来。

所以,当董香摘下面具,抹掉嘴边的血,凶猛的攻上来时,‘研’还僵硬着。他正沉陷在深刻的自我挣扎里。有马只好用一只手与兔子交手,面前的那双赫眼湮灭了哀戚,整张面孔显得决然无情。当董香积聚了最后的力量,再一次发动赫子时,有马侧身闪过,却被一簇羽赫擦过上臂。

他的右手仍握着研。

董香站在原地,刚才的猛烈突击耗尽了力量,她喘息着大喝道,“就趁现在!”

月山弹跳起来,几米的距离于如同咫尺,他从最刁钻的角度,快速奔袭,与剑一体,就像一道红色的闪电——

被挡住了。

董香睁大眼睛,她没有看到有马的手指,或是手腕,有哪怕一丝轻微的移动,而他的库因克扭转成不可思议的角度,挡住了月山的利剑。

“这是……?!”从露出的半张脸上,可以看见月山的吃惊。虽未打算一击至死,但面前的库因克,竟然扭曲成这样的形状——

空间一片寂寞,直到月山轻描淡写的开口,打破沉默的团团空气,“不愧是死神的库因克。”他说,声音逐渐高昂起来,“不愧是金木的啊!所以,更不能属于你!”

月山疯狂的继续向前落剑,有马在最后一刻向后一跃,甲赫的尖端插在地里——力气用的太大了,拔不出来了。

有马叹了一口气,‘研’似乎愧疚了,这时候显得很柔顺,但用起来的时候还是有点——嗯,与他对着干。致死的招数不起作用,有马也不在意,漫不经心的与董香过招。在董香疲惫的喘息中,有马侧耳倾听,似乎听到什么。很快,他提醒说,“又有来客了。“董香充耳不闻,只是一昧猛攻,有马又仔细听了听,辨识脚步的特点,“——是巴比伦。”

他侧身再次闪过一次攻击,用另一只手碰了碰‘研’,这时候,有马第一次觉得有一件事,他应该放置首位——应该早点教给‘研’所有的电码,以避免现在的情况。有马只能开口,像奇怪的病人,对着空气说话。

“不能再拖了,”他对空气说——在董香的眼里,“让巴比伦知道我的身份,任务会变得麻烦。——我目前不打算在这里埋葬更多的目标了。”

董香皱起了眉,“你在跟谁说话?”她厉声问。

有马没有回答,再次挥动‘研’,只一个回合,董香就倒在了地上。

“唔!”

‘研‘钉住了她的右肩膀。赫包遭受猛烈攻击——不愧是CCG的特等搜查官,很了解喰种的弱点。

恐怕不能再战了。董香咬着牙,觉得自己要裂成几块,随时散架。而接着到来的,或许是死神的镰刀,带着昔日挚友的气味——但她不会再惧怕。

接下来的一个回合,月山又倒在了地上。

雏实睁大眼睛看着有马,准备最大限度的释放赫子。

有马先一步收回库因克,竖起一只手指放在面具前。

“不用担心。”他对雏实说。

似乎是错觉,雏实觉得这声音里有点温柔。她惊讶的看着库因克——哥哥的赫子,亲近的摩擦着有马贵将。

她还看见有马温柔的抚摸了自己的库因克,然后收回在吉他箱里。

董香和月山也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,有马贵将的库因克,似乎——似乎有自己的意识?

这是一个多么甜蜜又痛苦的,异想天开的猜测。

有马刚站起来,巴比伦就到了。她脚上是一双黑色高跟鞋,鞋跟沾满血和泥土的混合物,面前喰种之间自相残杀的情景也没让她表露出一丝关心。她很公事公办的说,“外面有人类过来了。似乎是CCG,估计是被青铜树引来的。我们要立刻撤退。”顿了顿,她又说,这次是对有马,语气里多少有点赞美,”你很不错,这次的新手,除了你,不知道还能留下几个。”

她走上前,毫不在意的掠过雏实,董香和月山,观察死在地上的喰种——被亚门杀掉的那一个。

“赫包被吃的很干净。”她平静的叙述。

巴比伦转过身,“你通过试验了。不是所有新手都能在试验中活下来的,而且,还能够获胜。”

“都起来吧,”她总结道,“剩下的青铜树,就交给CCG了。”

原来,青铜树和喰种的残肢,不过是遮掩在腐烂的肉块上的枯枝败叶,从来不是饕餮盛宴的真正目的。

真正的目的,是共喰。


15 Oct 2014
 
评论(5)
 
热度(54)
© thermal009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