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rite for fun. 目前阴阳师手游 酒茨 荒天。小说 晴博。永远爱的是 星昴。
 
 

[有金]我的库因克 11

我的库因克 11

我的库因克终于开始听话

巴比伦走在前面,她走的很快,脚步轻盈,并不回头。有马背着吉他箱,若有所思的跟在后面。

又回到了那片熟悉的荒地,一轮洁白的月亮挂在天空,夜已深了。

巴比伦非常寡言,一路上没有开口吐露一个字,这时候只回头示意有马跟上,就率先跳下了地下道。

等到他们都平稳落地,巴比伦终于开口,对有马说,“我不喜欢和别的喰种共用喰场,我一天要吃好几个,为了避免无法克制的情况,现在,我们分开捕猎。取猎物的一部分残肢做证据就行了。当然,等我验收过后,你可以随便吃完。”

“没问题。”有马说。

等到巴比伦的身影从左边的通道消失,有马打开手机,把Q0的坐标发送出去。然后他轻轻托了托眼镜,便走向相反的方向。

绕了几个弯,有马遇见了第一个喰种。见到他的时候,他正与另一个喰种对决。下水管道改造过后的灯还亮着,有马清楚的见到了双方的面具。其中一个——有马瞳孔微缩,这个喰种的面具就像金木研的,只能露出一只血腥的赫眼。

独眼么。看来,是青铜树的改造品。不过,另一个与他对决的喰种,又属于哪个组织?‘殉道者’只派来自己和巴比伦,CCG应该还无法到达。

算了,无所谓,反正——

他们都要死在这里。

有马将手探向身后,打开吉他箱,轻轻挤过赫子,感觉赫子轻微扭动,顺利抽出‘研’。

“准备。”他平静的说。

‘研’温顺的放软,接受他完全的掌控。

这个独眼喰种非常强,让有马想到曾经的金木,攻击十分刚猛。有马观察他的动作,渐渐若有所思。

不像金木研,虽然经过淬炼,很多攻击仍然源于本能。这个喰种更多露出大量正规训练的迹象。

很快,独眼把另一个戴面具的喰种钉在地上,但他并没有下杀手,而是转过身,沉默的面对不速之客。

隐在黑暗处看不清楚,味道虽古怪,但应该是青铜树或殉道者……

未及再多思考,赫子已经向他攻过来。在灯光下,它的轮廓和颜色清楚的倒映在亚门的赫眼里。

他怔住了。

——如此熟悉的——蜈蚣的赫子——

——CCG!

亚门猛的不停移动,墙壁上不断掠过黑影,速度如飞,却只能勉强躲避。有马的库因克如影随形,‘研’凶狠的跟随着他,亚门感觉自己每一次都像与死神擦肩而过。每次都是一样的差距,只有当他要逃出攻击范围,才会从另一个角度巧妙的将他逼回,不让他逃离。

……不对,不对,不对!这个搜查官——!

亚门钢太郎终于喘息着停下了。‘研’果然只从面具边缘擦过。亚门感觉汗水在背脊蒸腾,肌肉因为死亡迫近而紧缩,心脏在胸腔噗通噗通狂跳。

自从成为喰种,他无数次遇见搜查官,这是第一次,被完全的压制,就像被拿捏在手心的提线木偶。

来者若想杀他,不应该这么多次击空——他就像在冷静的观察实验,每一步都计算精细,而并非以捕杀为目的。

不速之客从角落的阴影中走出来。灯光照在他狰狞的面具上,白色的头发泛出银色光泽。他手里执着库因克,背上背着打开了的吉他箱。

——有马贵将特等搜查官。

CCG的死神。

或许,也将是他的死神。

“这是‘研’。”出乎意料,有马没有再露出攻击意图,他说,“亚门钢太郎上等。”

他依然像以前一样,连口吻都没有变过。

“……好久不见了。”

亚门无力的从墙上滑过,呼呼的喘气。劫后余生,太多话语在喉咙纠成一团,他无法开口,因为不知道从何开始。

地上倒下的喰种趁乱想爬起来逃跑——他一下子被‘研’对穿,干脆利落,刚刚挣扎着抬起上半身。

有马注视着‘研’,他还没有从喰种的胸口中抽出来,有马能感觉到他在犹豫的观察自己的反应。

“……随意。”

他说。

亚门听着对话,有些莫名。

“有马特等……是在对我……?”

他终于憋出几个字。

有马摇头,转换了话题,“地上的喰种应该属于青铜树——他们来了几个?”

“五个。”亚门拾回了搜查官时态度,“他们应该进来就分散了,为了寻找殉道者。他们都非常残暴,不会喜欢分享喰场。不过,显然,这是一个圈套。殉道者已经撤离了。”

他抬头看向有马,有马仍然戴着面具,“有马特等,请问,这面具是——?”

“哦,这个,”有马的视线从‘研’上转移,“我混入了‘殉道者’,最近他们太疯狂,大量猎杀人类,并不断共喰。目前,被CCG列为首要任务。”

顿了顿,他问,“亚门上等呢?”

“我……我自从被变成喰种,就一直在追踪青铜树,想知道究竟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……还有没有机会再……”他说,声音越来越低,尾音轻不可闻,然而,很快他又振奋起来,“我还有一个同伴,前些日子我们注意到,殉道者的‘王’手下的重要喰种,‘牛奶’,似乎正被青铜树注意,就一直跟踪他,发现青铜树准备对这里下手。”

“你的伙伴?”有马略微思索,“也是——?”

“嗯。”亚门说,侧耳听了听声音,“他来了。”

脚步声非常轻巧,来者一头金发,戴着面具,一身橙色的运动服,若不是上面的大片血迹和衣服肩膀处的破洞,就像要骑单车出外踏青的学生。

“这是有马特等搜查官。”亚门说。

“这样啊……”来客不经意的回答,他仍然谨慎的环视了一周,目光落在有马身后,还插在喰种身体里的库因克。

那是——?


10 Oct 2014
 
评论(12)
 
热度(57)
© thermal009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