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rite for fun. 目前阴阳师手游 酒茨 荒天。小说 晴博。永远爱的是 星昴。
 
 

[有金]我的库因克 10

我的库因克 10 我的库因克这集没有戏分

月山古怪的’哼‘了一声,接着,片刻的沉默降临在室内。

‘王’忽然轻轻笑了一声,“介意让我看看你的吉他箱吗?”他没拿书籍的右手向前伸,在灯光下五指细长,骨节粗大,充满力量。

“恐怕不行。”有马说。

“这样……”‘王’沉默片刻,了然道,“没关系,每个个体都有自己的秘密。”他自然而然的收回右手,看了眼腕上的手表,“时间差不多了,她应该到了。”

话音刚落,门外响起了敲门声,每一次的间隔几乎相同,完美的像是手里拿着怀表在计算。

——是个谨慎的喰种。

门被轻轻推开了,来者是位女性,扎着双马尾,卷起的发尾尖是嫩黄色,像初春的柳叶。她戴着的面具画满蟒蛇似的花纹,穿着一件白色小西装和藏青色的短裙。

“Buenas noches. 巴比伦。”

“Buenas.”她一边回答,一边走过来。身姿窈窕,仪态优雅。

像其它喰种一样,经过有马时,她略微停顿,然而只是片刻,她就继续向前,并没有就有马身上奇特的味道发表任何评论。

巴比伦从胸口掏出一叠资料,交给王。

“这是新来者资料,也已经分别安置。初步看来,没有问题。只是’花‘和’桃心‘都不见了,收不到那一组的资料。”

“哦?”‘王’仔细的翻看资料,“‘牛奶’那一组是青铜树,‘花’那一组——”他抬起头看向有马,“介绍一下,这位新来者就属于‘花’那一组。这是巴比伦,”他履行职责,开始介绍组织的成员,“不像其他喰种,这不是她的代称,就是她的名字。不要叫她蟒蛇之类的其他称呼,上次这么叫的,被她吃掉了。”

‘王’的语气没有波动,同类相食,因各种矛盾而彼此猎杀,在‘殉道者’里,就像四季有更替,生命有尽头,如此天经地义。

“本来应该是‘花’和‘桃心’——我估计他们恐怕已经被杀了。”他将资料夹在书里,郑重其事的宣布,“‘虎杀’,既然你没有资料,无法证明你的忠诚——那么,要留下来,你需要展示你的实力。”

“巴比伦,带着他回到Q0,好好招待一下不请自来的客人。”

今夜潮湿、阴冷,月光照在破烂的荒地,空气里充满香蕉在枝头腐烂的味道——或许,因为他很久没有真正尝过了,久到几乎忘记。

每当此刻,那些陪伴他度过流亡岁月的记忆,和记忆里的每一个身影,就变得更加清晰。而若恰逢饥饿之时,进食的欲望娇艳迷人,他无法压制。终于,他不得不学会喰种的进食方式,生活方式,如何在人群中,伪装成一个人类。

他只吃过喰种,在两个月前,为了捱过饥饿,刚刚吃过。吃起来就像残羹剩饭,但总归不像蛋糕,如同浸了肥皂水的海绵,吃的时候仿佛有蠕虫在嘴里爬。那曾经是他最喜欢的蛋糕——他终于只能盯着被咬了一口的蛋糕,拼命抑制呕吐的冲动,直到眼前模糊,泪水一滴滴的打在鲜奶油上。

那时候,他开始回忆‘眼罩’——从人类到喰种,他又是怎样捱过这样的日子?在这种命运无可抵挡,同样降临在他身上时,他忽然明白,有些东西,不曾体会,永远难以捉摸。

那日,他从废弃的垃圾场醒来,断掉的胳膊神奇的存在,身体充满了蓬勃暴发的力量。拖着人类进食的喰种闯进来,快速的撕下肉块,狼狈吞咽,人肉的香味钻起他的鼻孔,这原来不只是一场噩梦。

他变成了喰种。

他应该立刻阻止的,然而他只是立在那里,无措的张开嘴,无法呐喊出声。

“滚开!这是我的喰场!”

进食的喰种嚣张的露出赫眼,威吓道。

噩梦一点一滴变成现实,这个世界声音和色彩都在扭曲,被血腥浇灌。

亚门站着没动,流下了口水激怒了喰种——他放下尸体,带着满嘴的血扑上来。等一切都结束时,喰种已经被密密麻麻的羽赫钉满。

这就是喰种的世界,强者为王,随意杀戮。

血流了一地,亚门能清楚分辨出人类的血液,微微带着果香的甘甜。

“青铜树已经进去了够久了,或许两方已经杀的差不多了。我们也进去吧。”

一个戴着普通面具的少年说。面具没有一点特色,估计掉在人群里,也无法轻松寻到。少年有一头金色的短发,耳朵上戴着耳麦,穿着橙色的运动装。在这样的环境下,难说是种合格的打扮。

“嗯。”亚门钢太郎戴上面具——和金木研相似的一款面具,只能露出一只赫眼。亚门钢太郎曾想过去找‘眼罩’,只可惜,所有的消息都是:他已经归于淤软漆黑的地下,甜梦或是沉眠。

两个喰种一前一后,跳下了地下道。


08 Oct 2014
 
评论(10)
 
热度(53)
© thermal009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