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rite for fun. 目前阴阳师手游 酒茨 荒天。小说 晴博。永远爱的是 星昴。
 
 

[有金]我的库因克 6

稍微修改一下:)


6 我的库因克喜欢偷吃食物(饿了)

女人走的很快,在欢愉的人潮中,轻巧的劈开道路。她看来很擅长应付这种场面,装作好奇到处嗅嗅,不同人类的血肉散发出独特的香味,她陶醉在品香的过程中,精神充满欣悦。

走了一段路,似乎无趣是口渴,她停下脚步,随意端起周围侍者的一杯红酒,微微举起来,似乎观察酒的颜色,然后,她注意到玻璃杯上一个陌生的倒影——一段路上,她反复微微举杯,慢慢品酒,惬意而轻松。

忽然,她轻轻放下酒杯,不引人注意的伸脚,嘉年华的侍者被绊倒——餐盘上的甜食和酒杯都落在地上,几声脆响,酒杯碎了,鲜艳的红酒流出来像血。一片狼籍。很多人停下来帮忙,拥堵在一起造成了片刻混乱,形成了临时的不规则城墙。

始作甬者却把这一切抛在身后,越走越快,很快淹没在人流中,就像一滴水融入大海,没有丝毫痕迹。

“找到死吧,蠢货。”

面具下的嘴唇在笑。

不管是该死的青铜树还是没用的搜查官,她一向很擅长摆脱跟踪。

有马贵将停下脚步,看向前面混乱的人潮,拨打一个电话。

电话证实了他的猜测。整个嘉年华的地图早已清晰的印在脑海里,他在其中模拟出自己的位置,拐向右后方偏僻的小路。

“欢迎来到梦之屋”,绕着条条彩灯的招牌挂着蝴蝶结,像糖果一样可爱。帐蓬口有一个大牌子,用漂亮的花体字写明:

Next show  8.00pm

还有4个小时。

有马贵将掀开腥红色的帷帐。

上个表演结束一段时间了,所用的道具都收拾掉了,工作人员也忙着准备下一场,里面没有一个人,显得很冷清。

有马贵将走向后台,果然,找到了目标。

她背对着他,彼岸花面具已经放在一面,正轻轻的用手搂着那个为她吹气球的小孩子,腰部的赫子撕碎了衣裳,在身后舞动。

绿色的鳞赫,布满很多削尖的突起。

小孩子面对着有马贵将,嘴唇蠕动着,已经吓的说不出求救的话来。

有马将手伸向身后的吉他箱。

“啊——”

喰种暴发一声惨叫,撕裂安静的空间。她放开被溅了一脸血的猎物,慢慢站起身,回过头。

有马站在不远处,‘研’处于一级戒备状态,‘半赫者’‘蜈蚣’的状态。赫子刚才冲出去,残暴的直接扫断了‘花’的赫子。

此时断裂面鲜血如注。

“白鸽啊啊。好象有点熟,我在哪个资料里见过呢——”一双毫不掩饰残暴和杀欲的赫眼映入有马视野,像是大多数喰种,没有怜悯和挣扎,毫无被了解的价值。“哈哈,管你是谁啊,就是不知道,白鸽会不会好吃一点?”

她毫无所感的踏过自己的彼岸花面具,面具“啪嗒”一声,裂了一条缝隙。三根赫子在她身后舞动,两根刚被截断的鳞赫正在一寸寸生长出来,还有一根纯白色的尾赫——看来,鳞赫或尾赫,两者其一,是经由共喰所获。

“上次那个男人,不管是库因克——你们这样叫,对吧?还是身上的肉,都一点都不好吃,不甜也不嫩,好象熟过头的牛排——我猜是这样,你也知道,我没法理解牛排的滋味,真遗憾呐。”

有马的目光一直平静而冷漠,即使喰种以谈论吃白鸽为乐。

他无趣而毫无怜悯的看着她,对一个将死者,没有什么必要动怒。

有马的吉他箱为了这次特殊任务,按他的要求,经过新的改造,在侧面下方增加新的激发装置。

一旦从这里激发,从正面观察他,就会像是他拥有赫子一样。

而代价就是,想要控制‘研’,一旦激发,必须分毫不差的探进去,手掌穿过挤在一起取暖的几根赫子,握住握柄。

现在,他已经顺利将‘研’抽出,手掌和手腕还残留着触感。

“唔,你的库因克好有趣呀。”喰种笑着走过来,把目光移向他的武器,一边走一边说,“这个看来味道不错,能借给我吃了吗?”

话音没落,她已经猛力发动了攻击。三条赫子一起扑过来,有马站着不动,直到血淋淋的赫子近在眼前,他忽然轻轻一跃。绿色和白色的赫子从脚下刚刚擦过。

“……啊啊……!”

喰种向前倒在地上。

“怎么……什么时候……”

‘蜈蚣’形态的赫子“噗”的一声从脑中抽出,恢复成一般的鳞。

饱饮鲜血,艳丽夺目。

“恐怕不行。”

“……?”

“回答你刚才的问题而已。虽然,现在看来,也没有什么必要了。”

有马无趣的说——而‘研’——在战斗中,果然非常暴虐。只要稍微松懈控制,就会是毫不保留的猛烈攻击。

他以为,依这个喰种的情况,还需要再反复攻击几次,才能造成不可修复的创伤。

“……啊,是么。“’花‘喘息着,“好厉害的赫子……是谁的呢……”

“我想起来了……”‘花’忽然说,“在青铜树的资料里,我见过……你是……死神……有马……那么,这是‘独眼’金木研’的……哈哈,卑贱的……人造……”‘花‘嘶声笑,渐渐声音低下去,“啊……真是可惜……还没吃到……那个小孩子…………”

她最后说。

“生命最后,仍然是未满足的食欲。”有马贵将不带丝毫语气的评价。

然后,他转向吓愣了的小孩子。孩子脸色苍白,鲜血满脸,双眸充满恐惧,反而显得呆愣。有马握着‘研’要走过去,然而,‘研’爆发的狰狞和凶暴就像噩梦,惟一遗憾的是如此真实,小孩子看到’研‘,脑海中全是刚才的情景,不断后退,把它当成生杀予夺的死神镰刀。

“别……杀”

孩子被血染的腥红的唇开开合合,只漏出模糊不清的音。

有马刚走两三步,停住,沉默片刻,他把库因克放下,走向孩子。

他慢慢蹲下,与孩子平齐,眼睛注视着孩子。

“已经安全了。”

有马安慰的说,用姆指抹去小孩子脸上的血。

很快,接应的搜查官就到了。小孩子还是很害怕,却格外依赖有马贵将,拽着他的衣服不肯放手。有马看着他胆怯的样子,揉揉他的头,“以后,要小心。有时候——”

“有马特等!请过来一下,有点不对——”

有马走到喰种尸体旁,“怎么了?”

“嗯,腰上的赫包似乎不太对——好象被吃过一样。”伊司上等搜查官似乎也觉得这话说的没有逻辑,他是一个小个子的年轻人,有着浓密的眉毛和炯炯有神的眼睛,脸上还长着浅色的雀斑。他尴尬的说,“有马特、特等,是不是攻击的时候太——呃——啊——呃——”

伊司还是第一次与CCG的传说有马贵将一起工作,很想给偶像留下好印象,所以接下来的话不知道怎么说,才能最好的表达意思。他可不想听上去像在质问偶像。

有马有趣的挑眉,蹲下来观察赫包。似乎就像被谁吃了一口,但没来的及吃干净。而他没有收回的库因克——乖乖的蜷缩在一旁,虽然沾满了血,仍然努力使自己看上去温顺安静。

有马觉得好笑的站起来。

“抱歉,可能刚才攻击的时候没掌握分寸。”

“没、没事!”伊司上等搜查官叫嚷道,很快发现自己过于激动,“——呃,不是,我是说,可能还、还可以用。”

又过了一会,打扮成维多利亚女仆和维尼熊的三个搜查官回来了。他们把伪装卸下,里面的衣服沾满血滴,他们刚经过一次苦战。一个搜查官肩膀有一道划伤,估计深可见骨,只做了简单的处理,此时鲜血又渗出来,白色的绷带上泅了一朵艳丽的红花。

“已经成功伏击‘虎杀’。”他们把面具,气球和玩具熊递给有马贵将。听完录音,掌握了会面的信息,有马点头道,“——辛苦你们了。”他又嘱咐他们处理伤势,并让伊司上等搜查官带受惊的小孩子找到父母。

几人就要分别,伊司上等终于忍不住说,“有马特等,请、请务必小心!”

‘殉道者’和‘青铜树’一样,都是无情嗜杀,好战贪食的喰种。比起青铜,他们更加狂热变态。他们推崇信仰喰种的强大和优秀,认为这是神明的恩赐。而人类不过是理所当然的食物。

目前,殉道者与进行人体实验的青铜树对立,已交锋数次。他们宣称,殉道者的要把人类像牲畜一样饲养屠宰,因此,他们的喰场也被称为——屠宰场。

更疯狂的是,殉道者不介意同类相食。敌对的,不肯归顺的喰种将被绑在绞型架上,被征服者啃食赫包和血肉,活生生奔赴向最残酷的死亡。

在弱肉强食的组织里,不够强大的喰种难以获得足够的共喰机会,很可能渐渐处在组织底层,被欺凌侮辱,一旦生起反抗之心,则等同敌对论处。

他们称这个行为叫做‘殉道’。

死者的力量将通过这种方式,得到继承。

其他的三个搜查官也隐含担忧——虽然有马贵将特等搜查官是CCG的传奇,毫无败绩,但殉道者毫无人性,甚至普遍同类同类相残,闻之愤恨胆寒。

等到一切都结束了,地上被收拾的干干净净,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有马在腰上绑了气球,刚要戴上面具,忽然停下,想起了什么。

“喰种忍耐饥饿时候,感觉如何。”

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,只有’研‘静静躺在地上。地面很冷,趁有马戴面具的时候,它怕冷似的蜷缩了一下。

“而如果已经饱了,还继续吃的话。”

他的话语没有疑问的婉转语调。

’研‘在地面上一动不动。

“回答我,”有马贵将蹲下,把面具放在一边,颇有意味的看着僵住的鳞赫。

一片寂静。“你刚刚吃过。”

他一寸寸抚摸鳞赫,听不出语气。

“研。”

CCG档案:

姓名:不详

年龄:不详

生日:不详

赫子:尾赫,鳞赫,共喰者

身份:S级

代号:花

组织:殉道者

简介:喜欢在杀害之前,先骗取人类的好感,在人类不可置信中,将其玩弄至死。尤其喜欢骗取小孩子和面貌较好的人类。

备注:Erased

姓名:不详

年龄:不详

生日:不详

赫子:尾赫,共喰者

身份:未定级

代号:虎杀

组织:殉道者

简介:喜欢黑暗摇滚乐,以吃改造的喰种和弱小的喰种为乐。生性暴虐。

备注:Erased


————

一般是两天更新一次:)

晚上9点多更新或早些,最晚不超过10点

25 Sep 2014
 
评论(11)
 
热度(82)
© thermal009 | Powered by LOFTER